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這年流感特別惡,病毒變種基因漂移,一個月間已奪百命,令港人彷彿重歷沙士噩夢,董太的洗手洗手洗手如謎之音在耳邊幻起。本來,以港人經驗之豐,只要心態上高度戒備、行為上小心防護,理應吉人天相。然而掌管全城衛生的食物及衛生局長高永文卻反稱若全城戴口罩,大家見面時不會親切接觸,連握手都避免,會造成社交疏離。

 

戴口罩影響社交,真是天才方想得到的偉論。如果港人盡是三歲小孩,也許受騙,可惜你我曾經歷沙士一役,人盡皆知,口罩非但不致影響交流,甚至某程度上使全城更團結,催化了老懵董腳痛掛靴。

 

口罩下的交流

戴口罩,難以說話嗎?不。

戴口罩,阻擋聽覺嗎?不。

戴口罩,妨礙活動嗎?不

戴口罩,誠然是把樣貌遮蓋了,可是單單如此並不致使人疏離。識得交流,不見相貌也可溝通無間。

 

情侶之間,眉目可傳情;敵對雙方,眼神可制敵。

球場隊友,一個微小動作足可顯出默契;

社交網站,一張黃傘小圖已能彼此瞭解。

一句講晒,社交好與壞,在乎溝通與關懷。

 

戴上口罩,睇唔到索女和老闆面色囉

樣,無疑重要,對於狩獵異性生物的色慾中人尤其緊要。所以若全城戴口罩,最受影響的職業,應該是星探;最受妨礙的社交活動,應該是clubbing。戴上口罩,豬扒變女神,高皓正變都敏俊C,的確想想也教人心寒。高永文的社交觀念,仍停留於單純「睇樣」層次,其理或源於此。

 

又或者筆者確實誤解了局長,畢竟此君每天均須看北京與689的面色做人,萬一人人戴口罩,佢唔使做官,更不必做人了。

 

我們的社交,關你屁事

除了「睇樣至上」,高永文的邏輯亦可謂混亂不堪。他說:沙士時期人人戴口罩,「大家唔會好親切咁接觸,又或者握手都可能唔握。」可是又稱:「手部接觸亦是主要傳染途徑」。真令人費解,既然手部才是高危病毒媒介,於非常時期,不握手便不握手好了,有什麼人的手值得搵命搏也非握不可?是索女的玉手,抑或習總的權力之手,高永文可以回答我嗎?

 

其實以上皆不是最令人扯火的。最火滾的是:高永文你不是食衞局局長嗎?市民社交親切還是疏離,關Q你事咩!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Share On
Dislike
0
王若愚     口罩     流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