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在信報專欄撰文,指當權派的最佳策略,就是要你相信「可能有」普選,浪費泛民人力物力,加強赤化工作。泛民應該一舉否決政改,做好每一個地方環節的保衞工作,如喚醒學界支持大學真正做到教授治校。練乙錚又認為,社運溫和與激進派裏興起的互相指控,包括毫無事實根據的「無間道」、「投名狀」、「二五仔」論,都應該自覺地收斂。

 

練乙錚指當權派的最佳策略,就是要你相信「可能有」普選,讓你費盡心思搜索枯腸求取方圓術設計出一些既「符合8.31決議」又是「真」民主的無數方案,浪費泛民的人力物力,方案卻終歸無用。他擔心特區政府與此同時,將大力在社區小學大學等各個環節插紅旗搞赤化,「到社會大眾及泛民主派的一覺民主夢醒來,才發覺『天亮了、解放了』」。

 

練乙錚認為泛民的最佳對策就是:「無謂多說、一於否決」,省下人力物力時間等所有資源,做好每一個地方環節的保衞工作,除了做社區服務爭取今後各級選舉選票,還包括學校、團體、行業、界別、媒體等每一方面。與其不停講遙不可及的「民主夢」,練建議泛民不如把資源花在喚醒學界支持大學真正做到教授治校、革掉殖民法權盤踞的外力干預大學校政渠道等工作。

 

不能也不應花太多氣力去作不會有成果的爭取或抗爭;民主的夢就放在心裏,慢慢傳開,但不再作為主要的、當下的首要工作目的。此所謂的「無謂民主」,並不是說她不重要,而是因為目前明顯爭取不到,所以應該減低邊際投入,把資源花在過往疏忽了的、邊際收益較高的環節上面,例如喚醒學界支持大學真正做到教授治校、革掉殖民法權盤踞的外力干預大學校政渠道。

 

至於應否搞電子「公投」、辭職「公投」,練乙錚認為,兩者是本大利小的工作,「給當權派的策略牽着鼻子走」。若泛民以為當權派同意遵守電子『公投』結果,北京會收回8.31決議,「那是與虎謀皮、異想天開了。」

 

練乙錚認為,一直以來社運溫和與激進派裏興起的互相指控,包括毫無事實根據的「無間道」、「投名狀」、「二五仔」論,都應該自覺地收斂。「派別之間的矛盾恆常存在,批評、監督和對抗也都是應該的,甚或可以是需要的、健康的。新派系興起之初,這種互不信任和矛盾通常特別嚴重,但達到力量的自然平衡點之後,同陣營裏不同派系之間對抗就不會也不必那麼熾熱。」

 

他認為「原則可以爭議一萬年,但在今天迫近眉睫的事情上,難得泛民各派領導願意宣示立場團結,那是所有泛民派別的支持者都樂於見到的。」

 

資料來源:信報

Share On
Dislike
0
練乙錚     政改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