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建制派發動的民意簽名運動開始了兩天,據講,第一天就有18萬個簽名,看來真的很多人支持政府的政改方案。但我想問下大家,這些所謂民意,意義何在呢?

 

香港只是一個口講民主的地區,並未真正擁有完全的民主制度,當我們談到民主制度,就會從選舉方面看,我們的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都是半民主方式進行,但結果就由官方控制,確實,這兩個選舉我們都有投票權。因此一批代議士就能為我們在立法會發聲,表達我們的意見,區議員亦然。

 

但是,有民主選舉,卻沒有民主架構,等於是一個廢和壞的制度,立法會的功能組別再加上投票機制,差不多全部都在控制下通過或不通過。而區議會就更加保留委任制,再加上資源分配,建制派差不多全面控制區議會。所以,在這樣半民主制度下,各級議會就形同虛設。共產黨利用這種形式,推行一人一票普選特首,但香港人沒有提名權,這樣的話,就跟立法會和區議會一樣,有控制性的情況下民主,即是官方屬意那一位出選就那一位出選,因為有了8.31人大框架,只能讓一些人符合條件下由1200人提名來決定誰有資格出選,所以選出來的都將會是官方屬意的人。

 

今天想要講的就是,根本上香港還沒有真正的民主式管理,包括各級議會、首長和官員等,大家就來談民意。我不是什麼的學者,只是一位退休的叔叔,所以我覺得,香港的民意調查或者直接簽名都不是可以令政府或議會有所改變的做法。小弟曾經上過一、兩課的統計課程,香港所做的統計是非常精準的,但若果以這樣統計就去決定支持或反對,是一件國際笑話。從來,民意調查都只供參考,香港的建制派,政府官員竟然將這個民意調查作為投票取向的指標。

 

小弟以外國一些民主國家作參考,民意調查是多方向,也是隨機做才能有公正性,甚至現在,很多國家都不敢將民意調查作指標性,只能作參考。很多民主國家就會用公投法來處理一些具爭議的議題。香港現在面臨的就是具爭議性的特首選舉,這樣的話,公投就是一個最好的做法,但相信,共產黨最怕就是這一著。若果以現時建制派的所謂簽名行動來作投票指標,香港就不需要再有任何投票,簽名就可以。

 

這是我們這些人的卑微要求,給香港人有真正普選,讓香港人有提名的機會去選一個屬於香港人真正的特首。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公投     簽名     保普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