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hn Nash 夫婦於昨天因車禍身亡,謎米編輯部在此表示哀悼。

John Nash 最著名的,自然是以他為主題的電影《A Beautiful Mind》(有你終生美麗),甚至連知名國際關係學者懷緬 Nash 時也以此作開場白;但他的博弈論研究卻多數人知之甚微。謎米編輯部因此特別請來了三位經濟學教授:徐家健、曾國平、梁天卓,就 John Nash 生前對學界的貢獻來個總結;與其聽行外人講,不如聽聽經濟學者的見解?

徐家健:可能自少受到張五常薰陶,我對博弈論一向沒有驚為天人的感覺,加上本科生時我是讀數學的,Nash 用來證明均衡點存在的 Fixed Point Theorem 一般大學生都會。進研究院後,知道 Nash Equilibrium 概念在 Nash 提出前百多年早已存在,研究 Cooperative Game Theory 的老師更對我說 Von Neumann 對 Nash 的評價根本不高,天才梅菲老師 (Kevin Murphy) 更認為傳統價格理論能解釋九成以上的經濟現象。

今天再看,我始終認為博弈論的 moving parts 太多,用來講故仔可以幾動聽,但解釋經濟現象我還是先從價格理論的角度出發。

曾國平:我研究的是宏觀經濟,Nash 有份發展的博弈論頗有用途。經濟政策的一個大問題,是今天誓神劈願話不會變的政策(如增加房屋供應),到明天之時,為政者可能有動機改變主意(如遇着樓價回落),將先前的誓言推翻。人民俾你呃多幾次,從此對政府的信心盡失。這個時間不一致 (time inconsistency) 的問題,可看成為政者和市民的重複博弈:為政者要堅守不破壞承諾,建立信譽,以求達到比互不信任要優勝的結果。另外一個博弈的重要應用,是銀行擠提 (bank run) 的問題。

如果你不去我不去提,銀行平安無事;你去提我又去提,結果銀行倒閉大家損失。兩個都是納殊均衡 (Nash equilibrium),有趣的是探討有甚麼政策(如存款保證),防止第二個均衡中的擠提。研究宏觀經濟的,都多少要懂一點博弈論

梁天卓:在我熟識的工業組織研究裏,寡頭壟斷下大企業之間如何互動是一個大課題,很多同行都會用 Nash 有份發展的博弈論解釋諸如大企業合併、掠奪性定價、獨家銷售以至圍標等與競爭法相關的題目。上年的諾貝爾得獎者 Tirole 便是此中的表表者。

早年相關研究集中在理論的層面,近年電腦運算速度上升加上不少微觀數據的出現令不少行家嘗試驗證有關理論。不過,正如徐家健所說,博弈論的 moving parts 太多,其中一個難題是模型的均衡很多時都不只一個,我認為到目前為止行內還未有很好的解決辦法,這實在是大大減低了相關理論的解釋力。

 

伸延閱讀:

謎米經濟金融專題:MEMEcon講股票:跑贏大市的機會不是屬於我的?

謎米經濟金融專題:MEMEcon講股票・二:投資專家的幕後操作

謎米經濟金融專題:MEMEcon講股票・三:資訊科技發達對小投資者有利?

謎米經濟金融版:https://news.memehk.com/econ-fin

Share On
Dislike
0
徐家健     曾國平     梁天卓     John Nash     博奕論     A Beautiful Mind     有你終生美麗     經濟3.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