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黨創黨會員林雨陽:

「與中共角力遠離執政夢,黨內激進走向讓湯家驊心灰意冷」


 

林雨陽:「好少出post數佢,因為我從來都覺得我們只是路線分歧。I still hold the same view today. Resigning your legco seat is an honorable act, you have my respect.」


 

謎米CEO林雨陽是公民黨創黨成員,2007年更代表公民黨披甲出戰區議會。2009年退黨。2010年成立選民力量、加盟人民力量,是進步民主派的一員。謎米新聞訪問林雨陽,看看他對湯家驊、對公民黨的印象。


筆者  :你怎樣看湯家驊退黨?他在記者會說出今日的公民黨已經遠離自己昔日創黨的路線。

 

林雨陽 :「Ronny (湯家驊) 嘅退黨信係make sense。」首先,公民黨係以執政黨為成立目標,同中央直接對抗係好難見到執政目標成真。其次,關信基當年在成立公民黨後第一個六四,都話不用黨名義去悼念六四,間接放低同中央的矛盾。 然而,這一點好多黨員都不能接受。

 

筆者  :看來,很多路線分歧是早就潛伏了。不過,關於執政這點我真係無法理解,他們幾個竟然真心係想做執政黨?我自己2003年參與反廿三、七一遊行,即使成功,也預了「有排」都沒有真普選。當時我自己極支持大狀參選,在713集會在立會前一同歡呼叫大狀們參選,純是希望在立法會頂住保皇黨。我當時目標是立法會民主派能否拿到過半議席,以此脅逼到政府。他們竟然佢地幾個真心信中共會履行真普選,有得執政?你當日相信嗎?

 

林雨陽 :是的,當年是相信的,也是當年大家的共同目標。即使如我,當日也相信。

 

筆者  :那對於湯家驊個人有何看法?

 

林雨陽 :其實當日「四十五條關注組」四位大狀,最想組黨就是湯家驊。我曾聽黨員引述,湯家驊私下說做了議員之後,一年收入減少了八位數字。我甚少批評他,因為我從來都覺得我們只是路線分歧。I still hold the same view today. “Resigning your LEGCO seat is an honorable act, you have my respect.” 這是我敬佩他。

 

筆者  :以你退黨前所見,毛孟靜、張超雄、譚香文等人的想法是否在黨內不受重視?真的是五、六個大狀的決定凌架一切?真的是大狀黨?

 

林雨陽 :是的,大狀就是核心的核心。

 

筆者  :湯家驊跟其他大狀的路綫分期始於何時?是否五區公投?

 

林雨陽 :我在2009年已經退黨。五區公投是2010年的事。但以我所知,的確是五區公投引起這個路線重大分歧。

 

筆者  :後來你立選民力量、加盟人民力量。你從中產、民主與中間力量的光譜走到激進民主的光譜。你回看,公民黨中人(尤其年輕人)有無類近的變化?是否這種黨內變化令湯家驊覺得孤立?還是公民黨無變,只係社會環境大氣候轉變令湯家驊灰心?

 

林雨陽 :是黨內壓力。公民黨黨內年輕人確係想走得更激進。據講當年公民黨願意參與五區公投,就是余冠威發動。[筆者按:余冠威就是當時梁家傑的助理、青年公民的主席。]我要強調,我退出公民黨跟後來組織選民力量是兩件事,兩者無關。不過,我確實覺得當時公民黨確實「和理非」得太緊要。

 

筆者  :湯家驊退黨,以你所知,對公民黨影響有幾大?是傷害還是解脫?

 

林雨陽 :對公民黨已經無甚影響,甚至不再重要。一來,湯家驊早已決定不會再選立法會,不會連任。二來是減輕了黨內矛盾,讓外人不會覺得公民黨「立場混亂」,有利公民黨長遠發展。

 

 

 

 

 

Share On
Dislike
0
公民黨     湯家驊     立法會     退黨     林雨陽     創黨會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