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事得

明道若昧 進道若退 現實虛無 懷舊歸真 離一離地 睇場好戲 光影經典 總要留情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這出自《1984》的經典對白,栩栩如生的呈現在法國新浪潮大師尚盧.高達(Jean-Luc Godard)之手中-這是一套反烏托邦情節的詭譎電影,《阿爾發城》(Alphaville)。這給筆者的感覺,就像身處在赫胥黎《美麗新世界》的和葉夫根尼《我們》小說裡的世界。這是一個唯物論,沒有情感只有絕對理性的世界。這套是1965 柏林國際影展最佳影片金熊獎的作品,與《美麗新世界》裡超高科技的世界相映成趣。

  阿爾發城是是一座人類對未來超現實幻想的結晶體,由專制獨裁的巨型電腦「Alpha 60」管理,旨在監控人類的生活,毀滅文化、宗教、情感等等的精神世界,創造使這一切付諸闕如的世界。這世界只剩下數字和邏輯,只剩下可以量化的行為和思考。主角特務Lemmy被「化外之地」派往這城市執行任務,目的是暗殺「Alpha 60」的設計發明人,摧毀電腦。然而,他卻最終和電腦發明人的女兒Natacha墮入愛河,決定一齊決變命運。

  筆者第一次看這套電影,就如處身於小說《美麗新世界》的烏托邦世界。在電影,表達情感是一種罪。當人類愛現自己的情感時,就是失去理性之時。這些人只有兩種下場,一是自殺,一是被處決。就像《美麗新世界》一樣,當人類有情感問題,都會進食麻醉藥去逃避,嚴重是性命不保。為何一個「烏托邦」沒有情感呢?因為沒有自由意志的世界不可能有選擇情感的機會,有情感就會有獨立思考和幻想的空間,這解釋為何獨裁政權視作家、記者或是哲學家為破壞社會秩序的毒瘤。人類被賦予自由意志,是為了有機會選擇一邊的瘋狂或另一邊的精神失常。

  超現實科幻的高科技世界,和《美麗新世界》的世界觀大同小異。小說除了福特(意指現實汽車品牌福特),就無其他可供敬拜的神。他是世界的奠基者,就像阿爾發城的「Alpha 60」一樣。這世界的主題不在於科學發展,而是科學發展如何影響人類個體。講求絕對數字邏輯的電腦,心照不宣地凌駕於人類之上,去對人類監控。再發展下去,就是利用科技去改變人類的本質(就像《美》中利用試管培植技術履行優生學),這無遺地表露了柏拉圖《理想國》中所表達的獨裁傾向,利用混種方法去創造社會上所需要的人。

  無論在七十多年前赫胥黎對未來的預想,或是四十多年前高達在《阿爾發城》的描述,都是表達了對未來人類社會發展的一種恐懼。無論是《1984》或是《美》,都是批判馬克思的否定精神世界的唯物世界觀,劍指極權的共產蘇聯。大家不妨思考,科技如何成為新式獨裁政權的助力,及人類如何被科技勞役。統治美麗新世界的人也許不理性,但亦非瘋子,只是在追求社會穩定,才會透過科學方法去塑造這沒有情感和意見的烏托邦。缺乏人類本質的機械正如片中電腦所言-「缺乏過去,未來亦不存在;現在就是迴圈的終點。」

 

戲名:Alphaville(阿爾發城)

導演:Jean-Luc Godard(尚盧.高達)

類別:Drama, Mystery, Sci-Fi

IMDb評分:7.2

年份/片長:1965年/99分鐘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