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民偉

筆名「小草」,資深傳媒人,現為男士雜誌《JMEN》編輯總監,曾在《Esquire君子》、《號外》等雜誌任總編輯及副出版人。

夏至是個美酒的月份,甘醇的vintage香檳似夢露的嘴唇、雋香的威士忌又像是夏萍濛鬆的睡眼、糯滑的Saga其實是巴鐸靈俐的丁香舌,在溫柔香澤中寫下七月<JMEN>的編者言「時光之滋味」就是如此的滋味:

那個呷著香檳的夜晚,聽見一首歌有這樣漂亮的開頭:

「靜悄悄 / 亂紛紛
都輸給了時間 / 卻沒有辜負青春」

在沒日沒夜的威士忌與香檳宴靜悄悄中度過,時不時偷瞥一眼電視上亂紛紛的年輕人,時間沒有因為你還沒有準備好而稍微等一下,處處有美酒美人莫負了青春。

一個國際大都會總有它自己的pride,Londoner有其不世的vanity、New Yorker亦proud of The Big Apple、上海人自言有其海派,香港人無論球場上的6千人、議會中的28人、民調中的五成人,都用著不同的方式愛護著這片土地。「土地只應屬於愛這片土地的人。」這是印第安領袖西雅圖酋長的名言。我的爺爺嫲嫲、公公婆婆、我的祖先們的血汗灰魂都滲到這片土地當中,我既不捨得丟一團紙團、又或是吐一口痰於這片親愛的土地上,更不忍讓無知與荒唐踐踏蹂躪我出生、我記憶、我哭過、我笑過、有天我長眠的這個城市。

這一期我們不用飛渡關山也能嚐遍日本美食,專題「流淚之和食」正好讓我們在炎炎夏日中感受侘寂靜美之味,記得30年前看到電影《蒲公英》,將拉麵臻至藝境的演繹:一個湯頭、一片叉燒、一條麵條、一撮昆布,裡邊有道不盡的學問;電影中瀕死前的母親,見幾個孩子饑腸轆轆圍坐床邊,最終堅持爬起身為家人煮完最後晚餐才離去。

30年後看到電影《深夜食堂》,那種種臻至初心的貓飯、牛油撈飯、章魚狀香腸、煎蛋捲。一位剩女慨嘆人生不知道為甚麼,總會在一些奇怪的地方固執己見,食堂老闆為她端來一碗慣常吃的茶泡飯說:「人生本來就不用想得太多,就像茶泡飯一樣,簡簡單單,美味就是美味,這不就已經足夠了嗎?」她端起茶泡飯,細細品嚐,邊吃邊流淚……

這幾天有機會往澳門訪問一趟「萬人迷」碧咸,很奇怪感覺如同年前訪問巴塞美斯一般,能夠稱為足球之神的,他們不似得一般波牛那樣一把蠻勁,而是挺溫柔有禮,甚至有點靦覥,特別喜歡碧咸給4個孩子說到父親節的期望:「花多點時間陪我已經是最大禮物,錫我多一點攬我多一點就夠!」世上最寶貴最奢侈的還是時間,即使他有著私人飛機私人遊艇私人跑車還是追趕不過時間。

歲月燈火闌珊處,年輕如今期兩位封面人物也不無感慨。余文樂會嘆息:「我們現在做的東西比上一代大明星30歲時做得還要多。」張孝全悠然中感悟:「我很忙的時候就常想著,有機會再去探望兒時的奶媽,然後遲一些再遲一些,她就離開了!再也來不及了!」我們面對時間永遠都是輸家,回頭只能問一句:到底有沒有辜負了青春?或者此刻我們暫且擱下心上手上一切的忙、一切的趕、一切的煩,走過去好好抱抱身邊所愛、陪多一點、鍚多一點、攬多一點,不再遺憾!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