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

畢業於香港大學後,先後在《MR》、《Esquire》、《men's uno》等男士雜誌任職,喜歡寫作、駕駛、電影及威士忌。

對於近日港大任命副校事件的來龍去脈,我就不多談了,大家從社交網絡上已能看到全經過;至於盧醫生的跌倒,只是黑色幽默的一部分,但大局卻很清楚:港大的校內事務已成為香港社會的政治事件。

 

一間大學之所以有這樣強的力量,引起如斯震撼的社會關注,是因為當下香港社會的各行各業裡,滿是港大的畢業生。曾經和幾位前輩談天,他們是許多年前的港大「老鬼」,對於港大校政仍然很熱衷,每次出現任何港大新聞,他們都一清二楚;在他們那代,「港大畢業」便是平步青雲的保證,他們很感恩,對港大這聲譽非常著緊,因為他們深深明白若沒有香港大學,他們的人生將截然不同。而這些畢業生,是香港社會運作的「重要齒輪」,是的,我用齒輪來形容他們,若沒有這些齒輪,香港所謂的核心價值及引以為傲的優勢,會即時癱瘓。

 

因此,關心港大就如關心自身的生活,已成為這班「老鬼」的生活日常。每逢港大有什麼風波,老鬼group內便會不斷談論,這班人厲害之處,是不止談談而已,他們更會想好下一步,想好如何撥亂反正,如何抗爭到底,譬如會在程序上跟校方周旋,在社會上不斷宣傳,又登報又搞集會,建制內外的合力對抗,是港大素有的傳統;或者這令統治者頭痛不已,這卻是港大的光榮基因。

 

在百多年前,一名孫姓校友以抗爭為業,最後成為了「國父」,港大以他為榮,「中山像」一直在港大的荷花池旁;但你不會在這裡看到毛澤東像,亦不會看到五星紅旗揚起,只會看見國殤之柱肅立。

 

相比之下,那位馬姓和李姓的當權者,竟說這回的「暴力抗爭」不會被社會認同,又說學生虐待老人,此番言論,實在貽笑大方。我感到慶幸的是,港大還是讓這些高高在上的當權者醜態百出,港大,還是港大。常說大學乃社會之縮影,當有一天,這間大學不懂對當權者說不,事事say yes的話,那時候,你我只能為香港憑弔。

Share On
Dislike
0
香港大學     JS     李國章     陳文敏     副校長     任命風波     盧寵茂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