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黨舉行完總統人候選人的電視辯論,在民調高那十個人讓他們辯論。我主要講講其中的Donald Trump的現象。他講盡所有政治不正確的現象,如果在其他政黨,本應早已給唾棄。像他侮辱墨西哥人,又話如果做不了共和黨候選人,不會支持共和黨候選人,不排除自己會以獨立候選人出來選。如果這樣講話,其他候選人已經會完蛋。但是他又沒有完蛋,繼續可以這樣說話,而他所講的又前後不一致。但是別人又嘲笑他為何捐錢給希拉里。他話他捐錢是做生意,別人叫他捐他也捐的。捐了錢,幾年後有事求她,她也會來的。有人問那即是賄賂,又問他希拉里回報了甚麼。他話結婚時希拉里也有出席他的婚禮。這變得非常好笑。他所講favor避免了賄賂,只是人情上的來往。

 

墮胎方面,他也曾經支持墮胎。而共和黨是不可以支持墮胎,他就話原則上他憎恨墮胎,但他是任得別人墮胎。他的民望是25%,而Jeb Bush只有13%左右。而他能否維持到共和黨大會時,拿到共和黨候選人資格呢?原理上是很難的。但我又不敢話他不可能做到。從來有錢人都是選上不的像Rockefeller等,Ross Perot比較接近,最後令到克林頓勝出。

 

DONALD TRUMP傻傻地,自成一派。他跟所有人不同,如果討厭建制的話,覺得這個人也很有趣。但是最後若真是派他來選,他應該會輸的。因為覺得有趣而投他的人應該不會過半,大部分人都會覺得他是做不上總統。但他出來搞局,又真的是破壞力十足,非常有趣。電視辯論他就好像做《飛黃騰達》(The Apprentice)那樣。

Share On
Dislike
0
最新蕭析     蕭若元     Donald Trump

發表評論